北晚新視覺 > 專欄 > 聆聽

老問題還沒解決,又添多個新問題,昌平這個小區里的居民太難了!

2019-10-21 11:14 編輯:TF017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小區大門及兩側拱廊多處開裂毀損,13部電梯帶病運行,附近醫院許久仍未重張,這里85%的居民已過60歲,400余位老人已過80歲……

大門前道路兩側長滿荒草,門崗形同虛設。

大門兩側羅馬柱底座、柱體多處開裂,一根警戒線上懸掛警示標識。

小區內人工湖西側,花箱內長滿荒草。

2018年9月12日、今年1月25日,北京日報客戶端曾先后以《公益設施停擺 老人急盼醫院》、《太陽城醫院有望今年重開》為題,對位于昌平區小湯山鎮的太陽城小區的多項配套設施停擺等問題進行報道。

然而,記者最新了解到,該小區1500余戶居民面臨的老問題還沒解決,又出現多個新問題。記者接到居民反映,近日再次前往該小區采訪調查。

85%的居民已過60歲

醫院重張仍沒動

居住在太陽城小區的1500余戶居民中,85%的居民已過60歲,400余位老人已過80歲。今年1月25日以來,對小區內太陽城醫院的重張,盡管不少老人持懷疑態度,但其明顯已成為大家共同的期盼。

該小區開發商負責人曾通過北京日報客戶端承諾,稱其已重新獲得對醫院的實際運營權,“早則上半年,晚則下半年,今年一定保證醫院開業。”居民何女士說,“從那天起,我們每天都到醫院大門口看進展,盼醫院能早一天重新開張。我們老人太關心這個問題了。”

居民盼望重張的太陽城醫院未有動靜。

醫院重張也成了小區的熱點話題。“醫院外面搭起了架子,外立面開始粉刷了。”“外面裝上了護欄。”“醫院西門那里能進,這幾天有動靜,我看里面有工人。”“這幾天,醫院內又沒動靜了。看這架勢,年內還能開張嗎?”……太陽城醫院的每一個進展,都會給老人帶來熱望,而每一個“又沒動靜了”的消息,又會給老人帶來深深的不安與失落。

6月過了,太陽城醫院仍未開張。老人們又將希望推到下半年。今年8月7日,記者再次進入該小區打探,只見太陽城醫院四周已裝上護欄,欄桿上還貼有“嚴禁翻躍,違者罰款”字樣。原來高架在醫院大門上方的招牌已經拆去,整棟大樓被粉刷一新。在護欄一角,記者發現留有一小門,門口有保安看守,居民禁止入內。

不少老人告訴記者,有消息稱太陽城醫院會在“十一”前開張,“聽說開發商把太陽城醫院賣給北京法政集團了。法政集團下設王府醫院,王府醫院的醫護人員會進來。”記者就該問題向小區開發商及法政集團求證,“目前是這樣計劃的。”雙方都這樣回復。

然而,直至目前,老人們也沒等來太陽城醫院重張的喜訊。

眼下,距開發商負責人承諾醫院重張的最后期限只剩70余天,醫院開張尚有各種繁復的工作與程序,這些程序能否順利走完并使醫院開張?最近,記者利用電話、微信及手機短信等多種形式,向該小區開發商負責人、北京法政集團、昌平區衛計委及小湯山鎮等相關部門詢問。

對此,小區開發商回應稱,太陽城醫院已同王府醫院合作,由王府醫院儲備了60人的醫務團隊進駐太陽城醫院。大型醫療設備已約定,需要一定的采購周期;醫保相關工作也在進行中,計劃年內開業。

就同一問題,記者向北京法政集團進行核實。該集團一工作人員記錄下記者問題,表示集團相關負責人不在,也不方便告知其聯系方式,她會將記者問題提交該負責人秘書,并由秘書回復記者。但直至記者發稿,仍未接到來自北京法政集團的任何回復。

小湯山鎮政府一負責人表示,鎮里一直在督促協調該事,“幾乎每周都開一次協調會,10幾個部門介入,專門研究解決。”該名負責人稱,盡管各部門都積極提出解決辦法,但最終舉措還沒確定。

一些常見藥品也很難買到。

“老了,走不動路。”何女士告訴記者,盡管深感無望,但她還是每天傍晚會開著自己的電動三輪車到醫院門口走一遭,“我要第一時間看到新進展。”她說。同時,她還向記者反映,目前雖然王府醫院每周二、周五兩次進小區進行服務,但自己因為高血壓需要兩種藥,向醫護人員要了幾次也沒買著,“老人的這些常用藥,醫院能盡快補齊嗎?”

10月19日16時20分許,一名特地趕至太陽城醫院查看動靜的老人給記者發來短信,“這兒仍是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一年撥打12345熱線

投訴460件

太陽城小區1500余戶居民深陷物業服務困局。據不完全統計,自2018年9月12日北京日報(ID:Beijing_Daily)對該小區居民面臨配套設施停擺進行報道以來,該小區居民向北京12345熱線投訴460件,其中訴求最多的就是物業問題,共128件。另外,涉及小區配套、燃氣、環境問題分別為46件、38件、26件。

8月7日,記者來到太陽城小區西門處。遠望,高大巍峨的大門及兩側呈拱形的百米歐式長廊巍峨壯觀。近看,只見20余根粗大的羅馬柱下,各拉著一根細細的警戒線,警戒線、羅馬柱及長廊基座上,多處懸掛或是張貼著“高空墜物危險 砸傷后果自負”的警示。

羅馬柱與青磚地基相接處、長廊基座以及整根羅馬柱上,橫斷豎裂或是歪歪斜斜爬滿了多條裂縫。有的基座外部裝飾面已脫落毀損,基座內的支撐鐵架完全裸露,銹跡斑斑,里面的電線也已斷裂。

羅馬柱與基座相接處開口,里面鐵架銹蝕,電線斷裂。

雨水從高高的廊頂滲漏下來,廊內一片片積水。一位身穿白色上衣、戴眼鏡的老人一邊躲著積水一邊踢腿打拳。“長廊很多地方裂縫,廊柱上也貼了危險提示,為什么還在長廊下活動?”記者問。

“沒地方去,沒轍。”該名老人抱怨,小區內配套設施很多已損毀,但要是看“警示”生活,那這幾年都沒法活動了,“到處都這樣,大門、道路、會所等,東西壞了長期不修,就貼張紙讓人家注意,這不是逃避責任嗎?”

“那你們找物業公司,或是開發商了嗎?”“以前都找過。但找了也沒啥用。一句話就是‘沒錢’,我們也沒辦法。”

雨水從廊頂滲漏,廊下地面積水。

廊下的羅馬柱間,鑲裝有一扇扇鐵藝圍欄。記者看到這些鐵藝圍欄銹蝕嚴重,用手一摳,薄薄的鐵皮就被捻碎。

大門前方的噴泉池內,設施裸露損毀,一歐式雕塑殘破不堪。噴泉池外有大片的空地,地上長滿荒草,一張張連椅被棄置在荒草間,木板散落在椅架周圍。

大門前噴泉池早已干涸,設施毀損嚴重。

進入小區大門左轉,記者看到,擺在人工湖邊的花箱內也密密麻麻長滿雜草。湖東綠化帶內,雜草已有半人高,幾株花木被荒草圍困。

小區內人工湖東側綠化帶內,花木四周長滿荒草。

13部電梯帶病運行

多次發生“電梯關人”事件

電梯,一直是老人們的又一塊心病。

何女士告訴記者,“我們在48號住宅樓4樓租了一套房,電梯經常壞,有時一連停3天都不修。”何女士說,一天晚上,老伴兒突然犯病,“他86歲,我比他小兩歲,背也背不動,拖也拖不動,電梯壞著,下也下不來,當時都急眼了……”

一說起家住63號住宅樓的張先生,居民周女士就特別難過。她說,張先生90多歲了,電梯一壞20多天,老人愣是悶在家中出不了門,“后來電梯終于修好,老人乘電梯下到院子里,感嘆了一句‘外面真好啊!’不多久,老人就去世了。”

李先生家住58號樓。他告訴記者,9月4日,該住宅樓4單元的一部電梯出了故障,他向物業報修并反映電梯超期運行。10月2日12時30分許,他搭乘電梯從1樓到3樓,結果電梯經過3樓不停梯,直接將其帶到4樓,“電梯到4樓停下,我趕緊走出來,再按操作面板上的按鈕,電梯一動也不動。”

記者發現,多部電梯張貼的“特種設備使用標志”牌顯示,這些電梯在今年5月15日應由昌平區特種設備檢測所進行檢驗。據悉,5月17日,昌平區特種設備檢測所向該小區出具《特種設備檢驗意見通知書》。

通知書顯示,經檢測,該小區58號住宅樓1至4單元,59號住宅樓1至3單元、63號住宅樓1單元至6單元,這13部電梯“125制動試驗”均不合格。檢驗意見要求,應“立即停止使用這些電梯,待整改及自檢合格后申請復檢。”

59號住宅樓2單元電梯體檢不合格,至今帶病運行。

記者了解到,電梯“125制動試驗”是指在檢驗時,需要裝載125%的重量進行動止試驗,比如,電梯額定承載10個人,一旦超出人數,電梯會出現開門溜車、滑梯、沖頂及墩底等重大安全問題。

但直至10月20日,記者獲知這13部電梯仍帶病運行。“沒修。這些電梯我們一直看著呢,沒人來修,標志牌也還是原來的。”李先生稱。

對此,該小區物業公司解釋,在測試中,多臺電梯出現鋼絲繩斷繩現象,鋼絲繩老化,電梯制動器、控制系統等部分重大安全部件老化磨損嚴重,“要完成125%制動試驗,則需更換制動部件、控制系統及老化部件,每部電梯維修施工得6.7萬余元。”“電梯維修得用大修基金,業主簽字要達到一定數量。”

帶病運行的電梯,可能還不止以上這些。10月8日,該小區物業公司向居民公示,稱66號樓1單元電梯在10月6日出現關人現象。經檢查,是因變頻器故障。10月7日8時,該部電梯再次關人。變頻器損壞,已無維修價值。電梯無法恢復正常運行,物業公司也提出,需使用專項維修資金更換變頻器。

另外,該小區居民張先生反映,64號樓4單元、70號樓4單元、73號樓2單元、77號樓2單元,都有電梯關人的問題出現。

對該類問題,該小區物業公司則向記者回應,小區電梯都在正常運行,沒有不合格停運的。

老物業不撤場

新物業難上崗

居民在小區生活中遇到的各類物業服務問題,在太陽城小區幾乎普遍存在。盡管有昌平區、小湯山鎮等10余部門介入協調,一些老大難問題仍解決艱難,更何況還不斷出現新問題。

對此,該小區不少居民認為,出現如此剪不斷、理還亂的物業服務困局,一個關鍵原因是該小區業主大會已經票決,選聘出了新的物業公司,而老物業公司卻拒不撤離。

“業主大會還選出了新一屆業委會,可業委會至今未能得到小湯山鎮政府備案。我們先后10多次去送材料,申請備案,一直沒有進展。”業委會成員張先生稱。

就該小區業委會備案難等問題,記者曾反復向小湯山鎮政府相關負責人詢問,但一直未能得到正面回應。

大門西側,國旗急需洗護。

記者梳理相關材料發現,2009年6月15日,該小區召開首屆業主大會,選舉出業委會。但因停車、供暖、飲用水、房產證等多起矛盾糾紛,2010年5月,首屆業委會集體辭職。

2014年7月12日至9月15日,該小區召開業主大會,選出新一屆業委會,并于2014年11月24日在小湯山鎮政府備案。此后,該小區出現大面積停運電梯70余天;2016年8月,700名業主聯名,請求解除燃氣罐供氣與飲用水存在的安全隱患。再后來,太陽城醫院在2016年12月31日正式停業。

“業主們紛紛找到業委會,要求召開業主大會,對有關事務進行表決。”該小區業委會一成員告訴記者,2018年3月初,業委會反復征求業主意見,并會商鎮政府,確定業主大會表決議案。2018年4月17日至5月13日,該屆業主大會決議,解除業主與該小區前期物業公司簽訂的物業合同,并以招標方式選聘新物業服務企業。

2018年8月20日至9月6日,該小區又召開臨時業主大會,選出新一屆業委會,并由該屆業委會與新選聘出的物業公司簽訂物業服務合同。

“也正是在這一階段,小湯山鎮政府先后11次向業委會發出建議函,稱業委會未向其報送相關材料、有業主舉報等,并要求暫停小區對前期物業公司的解聘及選聘新物業公司,”一名業委會成員告訴記者,針對小湯山鎮政府的建議,業委會均予以研究答復,且業委會每次都將相關材料及時送達。

大門外側綠化帶內,多張座椅散架。

太陽城小區換物業公司的工作進行得并不順利:前期物業公司拒絕撤場,新聘物業公司難以進入小區提供物業服務。

電梯大修,需要超過三分之二以上的業主簽字同意。記者了解到,不少老人不愿簽字,“前期物業承諾了9項33款免費特約服務,但現在這些服務,剩下沒幾個了。”不少老人表示,他們盼著新物業公司能進入服務,“新物業才是我們自己選聘的,如果他們服務不好,我們不是還有業主大會,有業委會嗎?”

走訪完全程

記者最大的感受就是:

這1500多戶居民,太難了!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作者:張淑玲、孫延安

監制:童曙泉

編輯:蘇越

流程編輯:TF017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快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