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調查

一條好友申請背后就是騙局 檢察官揭秘特大網絡詐騙案

2019-10-24 13:30 編輯:TF017 來源:北京晚報

高達163人的犯罪團伙,架設起真假難辨的網絡交易平臺,僅僅半年就令近千人上當,卷走1100余萬元,要不是發案早,這兩個數字還會迅猛增長——這一切,都源于一條“誤發”的微信好友邀請。近日,檢察官向本報記者揭開了這起案件的神秘面紗。

制圖 張迪

 

天上掉下個“白富美”

“小幸運”請求加您為好友。

“這是誰?”雖然不認識,可一看微信頭像是個美女,李平(化名)還是選擇了“接受”。

一聊天,“小幸運”連忙道歉:對不起,加錯人了,不是想加您。“沒事,沒事,這不也是緣分嗎?”一來二去,李平和“小幸運”聊得熟絡起來。“小幸運”自稱姓白,有時候正聊到興頭上,“她”突然就沒了音信,一小時后才回復。“你挺忙的呀?”李平問道。“可不是嗎,我是做‘大盤’的,一到關鍵點,什么都顧不上。”“小幸運”告訴李平,自己的職業非常賺錢。“真是‘白富美’啊。”李平感嘆。沒想到,“小幸運”主動提出:如果有興趣,可以帶他一起“玩”。

“贏的概率非常大,而且我上面還有投資導師,聽他的意見,基本不會輸。”聽到“小幸運”如此說,李平也決定試一把。隨后,“小幸運”給李平推薦了一個“秒盈交易平臺”,上面有各種外匯、貴金屬的走勢,突出位置還顯示出高達80%以上的收益比率。“這個怎么‘玩’?”“小幸運”講解:通過預測產品交易價格走勢“買漲買跌”,只要在預測的時間買準了,就能掙錢。“比如買了五千元的‘美元’,預測10分鐘20秒后上漲,到時美元上漲,就能獲得80%的收益,相當于10分鐘后就賺了四千元。”不過,如果買錯了,這五千元也就一次性賠光了。另外,平臺是充值性質的,例如充值五千元,可以一次投資一千元,但如果賠了,想退出,剩余四千元是不能全部贖回的,只能贖回一千元,也就是說贖回金額和投資金額必須等值。

雖然風險很高,但在“小幸運”的鼓動下,李平還是決定賭賭運氣。很快,李平被“小幸運”拉進了一個客戶投資群。群里面除了“小幸運”這樣的“操盤手”,還有幾名“投資導師”,其他人多是“高級客戶”,他們吹捧著“投資導師”預測神準,讓他們賺得盆滿缽滿,有些人還曬出了盈利圖。

看著賺錢如此容易,“投資導師”又說的頭頭是道,李平也開始“買漲買跌”,但除了第一次買準外,幾乎此后都買錯了。有時候,李平也有懷疑,就自行查看了當天美元、黃金等走勢,發現自己買的是對的呀。“小幸運”告訴他,因為投資精確到秒,雖然整體走勢是漲,但李平買的時間恰恰是跌。

從2017年3月認識“小幸運”,投身“秒盈交易平臺”,短短一個月后,李平就損失了55萬元。

163人特大詐騙團伙浮出水面

有和李平一樣被騙的人選擇了報案,公安機關立即展開偵查。

秒盈交易平臺界面

很快,楊永華等人成立的中滇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進入警方視野。警方查明,這伙人在本市朝陽區建外SOHO及三元橋時間國際大廈等地設立職場,招募、指使業務人員利用微信對“秒盈交易平臺”進行公開推廣,誘騙他人注冊賬號、轉入資金。最終,警方抓獲了163名犯罪嫌疑人。

案件移交市檢三分院審查起訴。該案采取了跨部門、跨院調配檢力資源的工作模式,形成了以白玉檢察官辦案組為核心的專案組。該案的電子數據鑒定意見多達396冊、285萬頁,專案組成員尚程說,這些證據是突破嫌疑人口供的關鍵,必須從短信、微信聊天記錄中,找到關鍵性指控證據。接手案件后,專案組成員每天至少要面對電腦10個小時,摘取可用信息。

梳理案情后,檢察官確認,這個團伙有別于一般的網絡電信詐騙團伙。“一般網絡電信詐騙是環環相扣,呈鏈條狀,比如有人負責打電話,有人當托兒,有人負責轉賬,有人專門取錢,但這個團伙不一樣。”尚程介紹,這個團伙是扁平化管理,即中滇公司的高層處于頂端,他們掌控著“秒盈交易平臺”,交易價格漲跌結算數據均由他們人為調控,其他下屬全是“銷售部門”,“總公司”與“銷售部門”之間也具有相對獨立性,“銷售部門”之間也相互獨立。其中,銷售總監地位最高,統領幾個銷售經理,銷售經理則帶領著眾多業務員,業務員冒充“白富美”以誤加微信的方式,吸引客源。“銷售部門”人員收入全靠客戶損失提成。

斗智斗勇

與嫌疑人正面交鋒

掌握了大量證據后,檢察官開始和嫌疑人正面交鋒。

“不認罪,我不知道平臺是可以人為調控的。”楊永華作為公司“一把手”首先否認罪行。“那你聽聽這段語音。”白玉把從微信聊天中提取的語音播放出來:反正咱們也是黑平臺,怕他干嘛,出了事再說;出了事,換個名字繼續干,本來黑平臺就是和警察躲貓貓……抓緊干,干個半年一年的,收手不干,賺個幾個億……

白玉檢察官在對嫌疑人家屬釋法說理。

同時,尚程也在和團伙中銷售部門的業務骨干進行“較量”。嫌疑人伍某稱,自己僅僅是幫助公司招攬客戶,至于是否詐騙,自己并不知情。“那‘放水’‘殺戶’‘做死’都是什么意思?”尚程看似漫不經心地詢問,一下子讓嫌疑人緊張起來。“不……不知道。”嫌疑人支支吾吾。尚程亮出了“銷售群”聊天記錄,再次問道:“你是這個群的主管,這些術語都是你教別人的,你不知道?”

無奈之下,伍某只能如實交代:公司是邊招人邊培訓,培訓員工如何冒充美女、更新朋友圈,虛構出美女的生活,然后開始利用違法取得的海量手機號加好友;同時,還要培訓員工如何聊天,介紹自己、講產品、講產品收益……一旦有人上當,就會被拉入客戶投資群。這個群里只有一小部分是真客戶,大部分都是公司員工假扮的托兒,分析師也都是員工冒充的。假客戶會發偽造的盈利圖等信息,刺激真客戶跟著入金、操作。

“放水”,就是讓客戶先賺一些錢,吸引客戶賺錢后加資;“殺戶”就是造成客戶虧損;當確定客戶不再加資后,就把這個客戶“做死”——讓客戶瞎操作,最后把客戶的錢全部“消化”掉。公司的程序員也坦白,“秒盈交易平臺”上的所有信息都是虛假的,任何數據都可人為操控。其他幾名高層也相繼供述,平臺上沒有真實資金,客戶輸的錢就是公司掙的錢。

根據相關機構鑒定,這伙人自2016年12月至2017年5月間,共造成近千人經濟損失1100余萬元。

52人被送上被告席獲刑

白玉介紹,鑒于本案有163名在押犯罪嫌疑人,為充分體現寬嚴相濟刑事政策,辦案團隊在全面核實、固定口供的基礎上,及時對在押人員分批次開展了羈押必要性審查,根據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實際地位、作用、認罪態度、退贓情況等表現,分三批次對111人作出取保候審決定。

同時,針對本案中多數“業務員”是涉世不深的年輕人,認罪態度較好,其中,有的人加入犯罪團伙的時間極短、實際騙取的金額極少,還有的是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或即將畢業的在校學生,辦案團隊最終對被取保候審的11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依法做出不起訴決定。

白玉說,本案是財產型犯罪案件,追贓挽損是重要環節。辦案人員一方面耐心開導犯罪嫌疑人積極認罪悔罪,另一方面持續敦促他們退繳贓款。經努力,共成功敦促自愿退繳贓款110余筆,近300萬元,全案累計追回贓款620余萬元,占財產損失總額的56%。這個比例在網絡詐騙犯罪追贓中是非常高的,最大程度地挽回了被害人損失。

庭審時,52名被訴被告人也從否認罪行變成全部認罪,實現全案認罪轉化。最終,在今年5月,經過二審,楊永華獲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人也受到了應有的刑罰。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高健

圖源:檢察院供圖

流程編輯:TF017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快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