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調查

勸阻吸煙反而被打,母嬰室旁吞云吐霧,室內禁煙屢禁不止是誰的問題?

2019-10-24 13:34 編輯:TF017 來源:北京晚報

上周,在豐臺區一家餐館,有顧客因勸阻其他食客吸煙被毆打。仔細算來,北京控煙條例出臺已經4年有余,但公共場所室內吸煙問題仍然存在。

人們不禁要問,室內禁煙為何如此艱難?專家呼吁,“希望國家可以盡快推進室內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止吸煙”。

資料圖 攝:張碩

餐廳內勸阻吸煙反被打

在北京,控煙條例出臺已經4年有余,但公共場所室內吸煙問題仍然存在。10月18日晚,高女士夫婦來到海底撈方莊店吃飯,“我身體不好,近期還打算要孩子,所以對煙味特別敏感。”當時高女士后面有一桌顧客在吸煙,一開始,高女士請服務員前去勸阻。但她連找兩次,服務員都沒有積極響應。無奈之下,高女士走到吸煙顧客的餐桌旁進行勸阻。結果,雙方由口角引發了肢體沖突,高女士的臉上被撓出了血,嘴角也留下瘀青。最終,高女士報警,雙方在派出所達成了和解。

但讓高女士始終不滿的是,《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實施4年多了,但在一些餐廳等公共場所依然有吸煙的現象,“難道遇到這種情況餐廳工作人員不應該制止嗎?”記者搜索發現,這已經不是海底撈火鍋方莊店第一次被顧客投訴對吸煙行為不聞不問了。店內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員工稱,餐廳雖是無煙餐廳,但對于一些不聽勸阻的顧客,他們也不好將客人請出餐廳,也無權采取其他強制行為,只能做下記錄,然后給旁邊受影響的顧客一些彌補。這位員工表示,也有些顧客會避開他們偷偷吸煙。

上周,豐臺區一家餐館也因為勸阻吸煙不作為上了熱搜。當時,餐館里4位男士在就餐時吸煙,而桌旁的墻壁上就貼著醒目的禁煙標語。一名帶著孩子的就餐者出面勸阻,結果吸煙者不僅不聽勸還出言不遜,勸阻者家人還因為擔心被“揍”向吸煙者道歉。事后,就餐者發微博“哭著舉報”了這場爭執,引發了網友近4000條關于公共場所禁煙話題的討論。而這家被舉報的餐館,可能面臨數萬元的罰款。店內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具體的處罰金額現在還沒出來,我們3個當時在場的服務員都要賠錢的,可能幾個月都白干了”。

這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以往遇到吸煙的人都會上前勸阻,大部分人也愿意配合,發生這樣的爭執舉報還是頭一次遇到。記者從下午6點至晚上8點半在店內就餐期間,十幾張桌子上沒再發現有人抽煙。“現在顧客一進門我們就會跟他說好禁止抽煙,如果不聽的,我們干脆就不接待。”再提起店內吸煙的事,多名工作人員都有些生氣。

禁煙標識成虛設 母嬰室旁吞云吐霧

自去年年初起,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就陸續接到多名家長投訴,稱在永旺夢樂城河北燕郊兒童主題商場里,多處母嬰室、兒童活動室等與吸煙室相鄰,幾十處母嬰室、兒童活動室、洗手間等指示標識和吸煙室指示標識放在一起。

“我們在起訴前曾去現場查看過五六次,吸煙室緊挨著母嬰室。家長帶孩子去洗手間或母嬰室時,必須要經過吸煙室。”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公益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李恩澤告訴記者,在現場蹲守的10分鐘里,陸續有幾十人進去吸煙,也有幾十個孩子從吸煙室門口路過。“甚至有的人不進吸煙室,而是站在敞開的門口吸煙,也無人制止。即使商場里貼有‘此處屬于禁止吸煙場所’的告知書,仍然有不少人在周圍吞云吐霧。”

10月22日,河北省高級法院對永旺夢樂城提出管轄異議的上訴作出終審裁定,認定河北省高級法院對于“綠發會”起訴“永旺夢樂城”一案管轄并無不當。這一案件終于結束了長達5個多月的立案過程,正式進入實質審理階段。就此該案也成為全國范圍內“室內公共場所(控煙)環境公益訴訟第一案”。

通過公益訴訟商場才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今年5月被起訴后,涉案商場已經關閉了全部13間吸煙室。“不光是被起訴的這一家商場,其他地區的永旺夢樂城凡是設有吸煙室的,現在都已經關閉了。”永旺夢樂城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制止吸煙

經營者是第一責任人

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表示,餐廳經營者在制止顧客吸煙行為上是第一責任人。“如果遇到顧客投訴有人吸煙,餐廳要在第一時間進行勸阻。”在實際情況中,顧客舉報餐廳里有人吸煙后,執法人員往往無法第一時間到場處理。但投訴記錄在案后,衛生監督部門的執法人員會去調查情況。如果調查顯示員工沒有勸阻吸煙顧客,餐館將面臨相應的處罰,抽煙的顧客也會根據錄像證據進行查處。

根據2015年出臺的《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如果餐廳服務員發現顧客吸煙但并未勸阻,餐廳將面臨5000元至10000元的罰款。“即使餐館里除了吸煙者之外一個顧客都沒有,餐館也應當履行條例中所規定的制止吸煙職責。”李恩澤解釋說,“公眾發現有人在公共場所吸煙,也可以撥打北京市統一舉報電話12345進行舉報”。

記者近日隨機走訪時發現,部分餐館里有戴著紅袖標的工作人員對吸煙行為進行勸阻,但也有餐館的服務員只是簡單提示后就不再過問了。包間的情況更糟糕,“我們會提示,但畢竟也沒有影響到其他顧客。”不少工作人員表示,對于包間的吸煙現象并不會大力勸阻,甚至一些食客也覺得包間里有人吸煙“不關自己的事”。

而對于餐館大堂吸煙的行為,工作人員反對態度都比較鮮明。一家餐館老板說,大部分顧客都能聽從勸阻及時滅煙,或者到門口抽完煙再回來。不過,如果遇到顧客執意不聽勸阻的情況,多數餐館都會感到左右為難,“總不能把客人攆出去吧”,一家餐館老板告訴記者,“只要別的顧客能接受,我們也只能由他去了”。

一家購物中心的負責人也表示,發現有人吸煙會上前提醒,但如果對方執意不聽勸告,“也不至于真的就去報警”,大多數工作人員覺得這樣顯得有些小題大做。

在現實執法過程中,接到舉報后在執法現場“撲個空”的情況也確實存在。根據微博上一名網友分享的自己曾經打吸煙舉報電話的經歷,執法人員趕到現場時吸煙者已經撤離。當網友表示能提供現場照片時,執法人員卻重復“現場沒有見到吸煙者”,對照片證據并不認可。

專家呼吁

主管部門要加強執法力度

根據2017年衛生部發布的《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實施細則》,公共場所禁止吸煙,餐館也包括在內。但細則中對于餐館不禁煙也沒有規定明確的法律責任。“出臺一個好的法規非常有必要,但更重要的是好法規能得到強有力的執行。”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副會長廖文科認為,執法困難正是造成室內吸煙屢禁不止的首要原因。

同時,部分單位對于執法檢查抱有僥幸心理,“晚餐時段出現吸煙的情況比白天更多一些”,李恩澤建議相關部門可以在晚上飯點兒的時候“錯峰執法”,同時他“希望國家可以盡快推進室內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止吸煙”。

對于綠發會訴永旺夢樂城這場環境公益訴訟案件,中國控制吸煙協會的有關人員也表示:“如果能以這個案件為切入點把室內環境也明確列入《環境保護法》中,以后就不光是室內公共場所了,包括室內其他場所在內的、凡是涉及污染問題或其他環境破壞問題的,我們都可以用環境公益訴訟或者環境訴訟的方式推進解決。”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楊天悅 李環宇 高健

流程編輯:TF017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快乐彩开奖号码